阅读APP是怎么样做运营的

很多人在碎片时间会选择阅读一些产品,受到很多用户的喜爱。你想知道这些APP都怎么样运营的吗?下面我们就一起来了解一下。

阅读APP是怎么样做运营的

碎片阅读APP在打磨怎样的调性

MONO:不错过你感兴趣的内容。MONO是一款利用用户的碎片化时间进行兴趣阅读的app,其前期最核心的内容为“早午茶”,也就是在每天的上午9点以及下午5点给用户推荐一份阅读“茶点”,即编辑精选内容。目前这份阅读清单包含12条内容,固定的内容是“早茶”中的“MONO日签”,以及“下午茶”中的“MONO诗+歌”和“音乐门诊部”,其他内容覆盖了艺术、文学、人物、短视频等文艺领域。

“早午茶”的单篇文章长度基本控制在5分钟以内,整体阅读时间约20分钟。而在推荐之外的“发现”栏还提供了更多的专题,让用户可以精确地选择兴趣范围,进行深度阅读。

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雨蓁是MONO的忠实用户,“用得很多,觉得内容很合口味”。从内容上看,MONO的选取主题为文艺有趣的干货,希望用户在有限的时间里获取精良的内容。

阅读APP是怎么样做运营的

从定位上看,它与朋友圈、微博等提供的内容相比较为小众,因此对于特定的用户群而言有着不小的黏性,而且,每次使用的时间只在20分钟左右。但是,碎片化的使用时间也对应了碎片化的使用频率,使用的负担感较小。

轻芒:让理想生活的样子清晰可见

轻芒是近一年来颇受关注的一款轻阅读APP,“轻是轻巧,芒即锋芒”。在新闻资讯过于纷繁复杂、书籍阅读又体量太大的境况下,轻芒将内容定位在处于中间的“杂志”上,涵盖家居、美食、护肤、艺文、宠物、运动、科技、旅行、手工等几乎所有生活领域。

11月底,轻芒做了一次大规模改版,核心仍然是打造“精品杂志”,但是产品设计上更强调“碎片”与“趣味”。在内容挑选机制上,轻芒希望能将传统编辑的智慧和互联网的数据做结合,因此鼓励用户用“马克”功能筛选金句、美图、短片和好文等碎片内容。

当用户点击一个页面或者一张图片右下角的圆圈,就可以完成一次“马克”。被“马克”得越多的内容,越有机会被推荐到前列,被越多人看到。

在兴趣建立上,用户可以从“手工”到“旅行指南”再到“收纳”,搜索并订阅感兴趣的内容。在设计上,轻芒也极力复现杂志的阅读体验,让读者的横竖滑动、翻页都尽可能流畅,同时还支持将喜欢的杂志生成海报,分享给好友。

阅读APP是怎么样做运营的

ONE一个:ONE IS ALL

自2012年上线以来,这个由韩寒监制的APP在阅读市场中一直有着不俗的影响力。“ONE一个”起步于韩寒的杂志《独唱团》,发展至今已经变成了包含多个栏目的文艺集合,但是其首页的ONE仍然保留了碎片阅读的调性,每日份的“杂志” 包含了ONE STORY、图文、问答、阅读、连载、影视、音乐和电台等栏目当中,多个部分的内容。

打开应用后便是每日更新的日签,“美图+佳句”的形式有着浓厚的文艺气息,许多用户会生成卡片进行转发。另外一大特色是其目录栏,虽然只有几篇文章,但是在排版上还是采取了杂志式的目录,顶栏的 VOL.也在极力还原杂志阅读的体验。而在ALL栏目中,内容多以专题的形式展现。

例如,主体文章的专题有“唯有美食和爱不可辜负”、“听着他们的歌,我们就这样长大了”、“单恋是不可告人的”等等,问答栏目“所有人问所有人”,也是以专题形式收录的各种问题回答。

句读:与喜欢的句子不期而遇

相对于花5分钟看一篇文章,“句读” 以句子为内容单位,更加碎片化。应用打开后,首页同样也是日签形式的图文卡片,用户可以评论和收藏,如果想要分享给他人,句读支持“日历”、“图文”和“文字”三种形式。在“发现”界面,用户可以订阅“人物”、“书籍”、“电影”等内容。

例如当订阅了“书籍”中的《瓦尔登湖》后,用户便会收到这本书中的佳句摘抄。同样,如果有特别喜欢的人物,也可以订阅他/她的语录。在没有时间细致阅读一本书或观看一部电影的情况下,句读提供了另外一种接触方式。

阅读APP是怎么样做运营的

碎片阅读APP如何突围?

在主流的社交APP如微信、微博中,用户已经有了海量信息的获取途径,那么对于市面上的碎片阅读APP而言,其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资讯整合与搜索功能

像轻芒这样的APP,在用户订制了自己的兴趣范围后,便会提供一系列的相关内容。虽然其来源多为微信公众号文章,但是这些内容的背后凝结了编辑的人工筛选,节省了用户的时间成本。

例如一个对“男性穿搭”感兴趣的用户,不需要关注一堆公众号或者收藏时尚网站,在轻芒的订阅栏目下就能读到精选内容。除了上述介绍的几款碎片阅读应用,还有一些APP如即刻也有着相似的整合与搜索功能。

“我关注了很多娱乐消息类通知账号,比如最新的演唱会开票信息,宋民国表情包更新……并且设置了推送。”财经新闻研一学生施歌告诉全媒派,“这样就不用开启各种APP的推送,也不用从各个地方汇总表情包。想找的时候,只要去即刻搜就可以,还能直接作为表情发到微信。”在信息内容过载的情况下,碎片阅读APP往往担纲起了内容质量把关的任务,得以成为用户的好帮手。

读者UGC,构建个人应用

阅读APP是怎么样做运营的

纵览这几款碎片阅读应用,几乎都极力鼓励用户生产内容(UGC),希望读者充分“调教”应用,构建符合自己兴趣习惯的阅读体系。

在MONO的社区里,“做日签”和“做海报”两个活动有极高的人气,日参与量达22万人以上。前者中的“日签”,即为每天出现在用户“早茶”阅读列表第一位的内容,虽然大多时候用户希望能在陌生的日签中找到共鸣,但当自己能用精品内容生产出一则“有调性”的日签,并分享给其他用户,其成就感自然不言而喻。

句读的内容也大量开放给用户自制,点击应用中的“+”号,用户有“收录”和“原创”两个选项,对应的是摘抄佳句和原创内容。因此,用户既可以将其作为阅读APP,也可以把它打造成个人内容的集散地。

蓬勃发展仍道阻且艰

“APP广告越来越多,更新以后越来越大,多了很多自己不感兴趣的功能和内容,就不再用了。”“过度推送,所以卸载了。”“就像很多账号的一键分发平台,内容雷同的多,就没再用了。”虽然致力于打造小而美的阅读体验,但就目前的用户体量来看,碎片阅读相关的APP还没有完全蓬勃壮大。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彪博士在《移动阅读APP的发展态势与社群化发展战略》一文中分析认为:移动阅读APP产品的市场格局,呈现出运营主体多元、马太效应凸显的态势,其自身面临盗版严重、用户体验同质化等发展困局。

原创文章,作者:金香槟运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xbin.com/73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