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香槟运营社群

2018互联网最终幻想:短视频掌握人生,还是小程序栅格化世界

2018下半年不管是阿里通过抖音这款短视频App,直接进入互联网下一个通用市场,还是腾讯移植给微信的“最终幻想”变成一个全新的私人订制化的物种“个人社交操作终端”,这都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故事。


2018下半年不管是阿里通过抖音这款短视频App,直接进入互联网下一个通用市场,还是腾讯移植给微信的“最终幻想”变成一个全新的私人订制化的物种“个人社交操作终端”,这都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故事。

2018互联网最终幻想:短视频掌握人生,还是小程序栅格化世界

2018下半年一开始,便是各种大风大浪。

  • 7月4日,比特币首富李笑来因为录音曝光被钉在比特币的“十字架”上;
  • 6月至今,先是100多家P2P平台大崩盘,搞得成百上千万投资人人心惶惶;
  • 这几天的疫苗事件发酵,详情不断被披露更是让无数人看到了医疗体系的弊端。

如果说久远之前的三鹿奶粉终于在事件的洪流下被互联网遗忘,2016年百度的莆田事件不了了之是因为互联网健忘。那么这一次长生疫苗的曝光,344万罚款、370亿市值蒸发却还不足以让我们找回安全感?

对于当下这种全民声讨的局面,有一句MMP不知道该不该讲。

当然,MMP除了是已经上市的小米与即将上市的美团和拼多多的缩写之外;MMP,阿里和腾讯的“流量”战争又打响了。

我们都知道2018年抖音逆袭之后,腾讯就一直有些手忙脚乱,尤其是抖音一个星期前才刚刚曝出月活用户突破5亿,成为了继微信10亿月活之后的“第二大”流量平台,而且抖音只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就接近了微信将近7年都在做的事情。腾讯不慌,是不可能的。

因此才会出现5月20日微信“封杀外链”的闹剧。虽然抖音一直在强调自己“不屑”微信流量,但其中的酸味不言而喻。

考虑到此时此刻的腾讯正在和头条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微视直接对标抖音,甚至就连张一鸣和马化腾都在朋友圈玩起了“推拿”的游戏,这中间微信有些“刚愎自用”也是难免的。

不过,腾讯集中精力在“狙击”抖音的时候,也不忘孵化“拼多多”这颗种子。

2018互联网最终幻想:短视频掌握人生,还是小程序栅格化世界

从最开始的“无人问津”(就和最初的“快手”一样,毕竟用户群体特殊)到3、4月份开始各种曝光,直至6月30日拼多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这一切都不太真实。

或许,大多数人对于拼多多的“惊鸿一瞥”还是在2018年1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旗下平台《2017年知识产权年度报告》,点名“拼多多”的那一刻。

而拼多多也因为6月8日的“黄暴”问题和6月14日“商家维权”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虽然说一向低调的黄峥出面解释,“我也很委屈”确实换来了一部分“同情”,但是接下来月底提交招股说明书、并且招揽到“陆奇”这一尊大神,这风格未免转换得太过离奇。

而且黄峥的这个大饼:拼多多未来是costco+迪士尼明显是在确认“陆奇”加入之后才画出来的。但陆奇5月份才离开百度,6月中旬才离开爱奇艺,拼多多画的这个饼也未免太草率了。

姑且,不论拼多多7月26日上市的尿性,总之对于腾讯来说:在腾讯忙着“狙击”抖音的“关键时刻”还有拼多多这个“死士”扰乱阿里的视线,也是不错的。

毕竟在腾讯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刻,阿里巴巴也没闲着:

  • 6月1日,阿里投资小红书;
  • 6月4日,阿里投资宝宝树;
  • 6月13日,阿里和微博 “U微计划”;
  • 7月18日,阿里150亿入股分众传媒;
  • 7月19日,阿里投资苏宁体育;
  • 7月20日,传阿里投资分拆的抖音。

看来经历过2016年校园日记和白领日记“挫败”的阿里也没闲着,既然支付宝做不成社交、阿里没有社交基因,但是阿里有钱啊!社交流量还可以再赌一把?

虽然在社交流量这一块腾讯根本不惧阿里的宝宝树&U微计划&分众传媒&苏宁体育这个组合,而电商方面京东+拼多多,以及小红书的部分占股再加上微信目前方兴未艾的小程序和5月30日开放的WeStore品牌,微信面对阿里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但是,在这场微信PK抖音的流量战役中,腾讯既然把抖音拱手让给了阿里,这大概是腾讯目前最头疼的。不过早在腾讯“打压”今日头条的时候,就早该意识到的,只是没想到今日头条会以这种方式“退出”。

毕竟,追根究底,今日头条(抖音)和腾讯(微信)争抢的都是“图文流量”,而抖音“短视频流量”的暴增更实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微信“公众号流量”;再加上腾讯舍不得微视的“腰斩”花30亿将它复活,与此同时微信想方设法“催生”小程序这个“风口”,微信和抖音自然是不能共存的。

那么到现在,即将是阿里系的抖音以及微信的小程序,大概就是互联网下半场的最终角逐了吧!

短视频——未来互联网基础设施

说道短视频,自然就少不了今年春节“一炮而红”的抖音。她凭借自己妖艳华丽上档次的内容,一下子引爆了整个短视频领域。

而且由于短视频元老“快手”的一向单调,几乎是在2017年才敢携手自己的几千万用户开始各种曝光,比较委屈的是这个时候各大互联网厂商不仅在忙着直播风口的“消散”,还在盯着共享经济和知识付费的“收官”。

快手从GIF工具做起,到现在流行于三四线城市的“土味视频”,可以说是快手对于短视频行业的信仰才让用户们看到了短视频这个载体的潜力。

只不过随着2018年一二线城市迅速被抖音攻占,它的“年轻”“潮流”和“时尚”一下子成为了年轻人心目中的No.1,又在各大媒体平台以及自媒体人的自来水中逐渐“青出于蓝”。以至于,现在大家提到短视频都会归类为抖音和其它、至于快手,嗯,不好意思,我们选择性遗忘。

当然这里面有很大程度与抖音象征着“高端”,快手代表着“低俗”有关,在流量和用户都爆发性增长的抖音,大家已经不屑去谈及快手。尤其是BAT面对抖音都显得大张旗鼓,阿里的“独客”、百度“Nani小视频”、腾讯“微视”。

我们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阿里的“独客”姗姗来迟,大概是为了等一等“抖音”吧!

但是在短视频发展如火如荼的同时,我们也必须注意到短视频也不是没有弊端:

  1. 内容质量,随着监管的加入,短视频行业的野蛮生长缓慢下来;
  2. 内容匮乏,短视频平台同质化严重而且内容门槛太低;
  3. 内容变现,随着大量营销内容加入流量正在变贵。

虽然短视频目前各种问题不断,但是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流量迟早会从图文时代进入视频时代,抖音在不到半年的时间进入月活5亿阶段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且在阿里加入之后,我们可以想象抖音就不用背负头条的“变现压力”而急于电商化影响用户体验,而阿里因为抖音的出现也终于算是有了自己的“社交平台”,而且一旦抖音打通了阿里生态之后,所带来的流量裂变就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小程序——下一代的社交工具原型

对于小程序来说,几乎和抖音诞生的时间一致,2016年9月21日,微信小程序正式开启内测;抖音于2016年9月上线。更加其妙的是,小程序在2017年昙花一现就和抖音在2017年开始大举压上资源却依旧名声不显一样。

小程序通过2017年年底自家的小游戏“跳一跳”,以及2018年的“弹一弹”才再度占领大众的视线,而抖音也是通过2018年2月份的新年营销才被大众所知。

小程序自从诞生以来就面临着质疑,就跟抖音走红以来就伴随着监管一样。而且,他们都是借助于一个已有平台的“激化”推崇才逐渐红极一时。可以说,小程序的成长路径和抖音的爆款路径几乎是一样一样的。

对于抖音而言,它是一种全新的内容载体,当然,它不是第一次出现。对于小程序而言,它也是一种比较新的应用程序,百度2013年就抛弃了它又准备在2018年重新来过。

7月13日的时候,微信iOS版本6.7.1更新,放出了“我的小程序”功能,即为用户设立了小程序收藏夹,可在首屏下拉状态栏和“发现”—“小程序”中访问。用户可以访问小程序右上菜单或最近使用的小程序,将选定的小程序添加至“我的小程序”。

可以说,为了小程序的后续发展,微信是在坚定不移从公众号给小程序导量,而且鉴于公众号已经有可能被拆分(订阅号APP),不考虑微信各种物理层面的“整容”,微信这几乎完全是在给自己“生物变性”啊!

鉴于小程序的包容性和可拓展性,下一代微信有可能成为私人定制化(个人订阅小程序)社交APP,用户想要什么功能,不需要去下载任何app,只需要添加不同的订阅小程序就可以完成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就可以实现张小龙“即用即走”的产品神话?

↓   ↓  ↓

2018下半年不管是阿里通过抖音这款短视频App,直接进入互联网下一个通用市场,还是腾讯移植给微信的“最终幻想”变成一个全新的私人订制化的物种“个人社交操作终端”,这都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故事。

#专栏作家#

幻梦邪魂,微信公众号:sdsghnh。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擅长文艺、理论逻辑类文章;平时对写作、互联网、产品经理关注比较多。

本文原创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原创文章,作者:金香槟运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xbin.com/7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