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真的是消费降级? – 互联网运营

互联网运营

拼多多,真的是消费降级?


身处大城市,周边人对于拼多多的评价可能都不太好;可是对于那些边缘城市或者农村的用户来说,也许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或者也许可能还说得上是一种“消费升级”。

拼多多,真的是消费降级?

11月21号,美股收盘最新市值显示,受财报影响,拼多多收盘报价23.66美元,市值达到了262.10美元,距离京东294亿美元的市值,仅差32亿美元。

对于拼多多的上市,网上祝福声很少,反而是铺天盖地的谩骂,说其卖“假货”,“山寨货”,应该改名“拼夕夕”,认为其是一种消费降级,更有文章说:“拼夕夕的上市让历史倒退了二十年”。

一、什么是消费降级?

脱离用户来谈消费降级就是扯流氓,怎么谈用户,我们暂且先用小岳岳那首歌“五环”来划分。

1. 五环以内

(1)消费现象

名创优品开满大地

零售巨头纷纷倒闭,在人们认为实体经济就要被互联网经济击败的2016年,有一家实体店不小心火了。

它的官方介绍为:自2013创建以来,全球开店超1800家店铺,2015年营收突破50亿元,2016年营收实现近100亿元的规模。目前,已与包括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新加坡、阿联酋、韩国、马来西亚及中国香港、澳门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达成战略合作,平均每月开店80-100家。

这个神奇的实体店的名字就叫——名创优品。

究其原因:它的品种繁多,注重品质,实用价值高,奉行简约,最重要的性价比超高;且大量产品的品牌都是消费者闻所未闻的,这种“无品牌化”的特点,恰好满足了消费降级人群者的需求。

二手交易市场爆炸式增长

据英国时尚媒体Fashion United报道:近期,美国时尚转售网站ThredUP估算2017年全球二手市场已达3600亿美元规模,其中线上销售额增长了35%,比实体店8%的增长比率高出不少。并预计到2022年,二手市场规模将达到4000亿美元。

对于现在的大都市年轻人来讲,想买一些书籍来阅读,会去孔夫子旧书网上看看,想买一些简单的日常生活用品,会去咸鱼或是转转碰碰运气。

虽说二手物品无法像全新的物品一样,给用户崭新的使用体验,但是满足了用户使用的基本功能,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网红商品,小资生活

“ 抖音同款网络沙皮狗蛋糕惊现大学路,萌炸少女心”,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个的软文,翻一翻朋友圈,不是“辛苦了一周,去XXX地好好犒劳自己”,就是“珠海EDC音乐节,燃炸了”。

对于新一代年轻人来讲,我们开始追求物质上消费的升级,周末会和姐妹约着去个网红餐厅吃吃饭,在辛苦劳累之后会买个贵重的物品,也会有着一两个费钱的小Hobby,嘴巴上说着“穷成狗”,但是看到某个大品牌出新品了,还是会忍不住剁手。

(2)现象来源

现在人们对于“白品牌”的追求,“穷”一个字是概括不了的,更多地是人们的消费观念的上升:不再仅仅崇拜于品牌,对于一些日常生活用品,他们不再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不愿意交智商税,更加强调于单个商品的质量、性价比。

他们会在名创优品购买拖鞋、毛巾及化妆棉,会吃一些廉价的快餐饭,在“双十一”当天,囤满一年的洗发水,沐浴露,卫生纸。有人说:这是用户对于商品的消费逐渐趋于理性。

宏利金融的调查数据显示:90后的平均负债,已经达到月收入的18.5倍,在整个亚洲同龄人里,排名第一!其中大多数贷款都被房贷、车贷给均摊了。

都说80后苦,相比之下90后似乎更苦,平均每个家里就1个孩子,沉重的家庭负担成一个倒金字塔型压在刚毕业的孩子身上。

拿着几千块钱的月薪,刚刚够养活自己,却还要惦记着房子车子婆娘孩子,这种看似理性的选择更多像是一种无奈。

同样,我们也能看到我们身边的“穷人”去网红餐厅,会穿着最新款的椰子鞋,吃土好多天的朋友发了马尔代夫旅游照。

透支消费,及时行乐似乎也存在于我们的消费理念当中,我们对于自己的爱好又好像毫不吝啬。

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解释:在个人满足了基本的生理需求和安全的需求等基本层次需求之后,会逐渐转向心理需求,需求寻求对于自我的认可及尊重,甚至于实现自我。

在中产阶级的消费观念中,主要特点之一就是满足了基本的物质需求,转而热衷于追求产品的品质,从而达到提高生活品质的目的。

传统的消费方式出现分层,“趋高消费”和“趋低消费”看似矛盾,却在城市内和谐共处。

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强调的消费升级很好地满足了用户“趋高消费”的需求,但是“趋低消费”呢?

2. 五环以外

(1)消费现象

曾经在一篇批判拼多多的文章,或许“村头杂货店”是对十八线城市的最好概括吧!

在中国的农村,一个村镇,在主要干道上基本上会有一两个杂货店,牙刷毛巾卫生纸等等日常生活用品都能在杂货铺里买到。

杂货店最多的还是零食,有“奥利恩”、“趣多夕”,学生放学之后,一群人会去购买一包,然后一起分着吃。

当村民需要购买大量商品,购置几天的蔬菜水果肉类时,就会搭车去临近的菜市场,超市,因为这样来说会比较便宜一点,一趟回来,也会花个一两百块钱。

夏季,能经常看到小货车拖一车西瓜在村口叫卖,这家抱两个回去,那家拖一袋回去。基本上这些货车叫卖的水果都为应季水果,因为价格相对来说会便宜一些,符合大部分村民的接受意愿。

村上的服装店一般较少,为家人添置衣物通常会去镇上,或者城市的商场上购买,镇上的价格较低,种类太少,挑选一会就没得看了。而且还有许多过时的衣服,相比来说,城市商场可供的选择就要多很多了。

(2)现象来源

这个大概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了——穷,是真的穷。

拼多多,真的是消费降级?

从表上可知,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有1.3W元/年,这也大概就相当于一二线城市中产阶级一个月的工资,换算到每天,大概只有36元。

依据数据:中国农村恩格尔系数大概为40%,也就是说:农村每个人平均每天花在吃上面只有18块钱,在大多数人看来,好像也就是一份外卖钱。

对于这类人来说,他们消费商品的数量、价格及层级非常有限。

截止2016年:中国大陆城口综述为13.8亿,其中城镇常住人口7.9亿,农村常住人口5.9亿,而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1.96.亿;可见:农村网民的数量才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互联网购物对于他们似乎还是一个全新的玩意。

从上述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农村网民的数量还是相当巨大,并且增长空间极大,那么这类人群的消费需求怎么被线上满足呢?

二、拼多多

上述论述可以大概得知:如依据城市来划分的话,拼多多除了能满足一二线中产阶级“趋低消费”的需求外,三四五六十八线城市的日常消费需求也能够很好的满足。

甚至对于那些新入网,或者还没有入网的农村贫困用户来说,拼多多似乎是一种全新的消费形式——不但拥有巨量的商品,价格甚至比村口的杂货铺还低。

他们也很乐于用时间来换取一些小奖励,诸如砍价,多多果园等。

身处大城市,周边人对于拼多多的评价可能都不太好,言语中基本上都充斥着“假货”,“山寨货”,可是对于那些边缘城市或者农村的用户来说,也许这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或者也许可能还说得上是一种“消费升级”。

 

本文由 @小蚂蚁yif 原创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0)

运营大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