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人格与WMS的设计 – 互联网运营

产品设计

集体人格与WMS的设计


集体人格是现实中普遍存在的现象,而作为一个产品经理,需要理解它,去借用它的力量,运用到产品工作中。

集体人格与WMS的设计

集体人格是什么?

集体人格就是一堆角色。

这是梁宁在《产品思维30讲》中给出的定义,在生活中我们都拥有很多种角色,而某个角色的合集就是集体人格的体现,对此我深以为然。

职场工作多年的老员工,从行事风格,待人接物,思考问题等方面都会和刚毕业充满学生气的新人有所不同,而且很多老员工互相比对会有很多相似的东西,这其实就是一种集体人格的体现。

同样的,刚毕业的学生,从事服务行业的工作者,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白领等等,都是角色的合集,也是集体人格的体现。

那么为什么要谈集体人格?

因为在角色里,你是怎么样的人,你的感受是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壳是什么,角色要求你成为什么样子。

在网上的论坛,社区,你的角色是一个大V,那么会有人找你投放广告,找你谈合作。但是他们并不需要知道你具体喜欢什么,你想要做什么,你是怎么成为大V的,合作者只会认准你是一个大V,有很多粉丝,然后找你可以扩大他们产品的影响率。

在公司里面,你的角色要求你兢兢业业,做好分内事,提升效率,增加效益。而至于完成这个事情的人是谁,张三?还是李四?对老板来说不重要,他只是需要这样的一个角色,能推动公司发展这就够了。

当你去政府机关办事的时候,你不需要了解某某某处长是什么背景,他的爱好是什么,他有什么想法,业绩如何,你只需要知道这件事他能搞定就够了。然后你就认准了这个角色,然后去找他,按流程办事或者其他方式办事。

当我们都被角色驯化好,收敛自己,钻进了一个同质化的壳里,我们就成为了一个集体。这群钻进了同质化壳里的人,就会呈现出一种集体人格。

产品经理要怎么看待集体人格和角色?

人其实只有在压力非常大的情况下,才会去扮演角色。除非你能给到他的压力非常大,否则就不要对他做角色化预期。

也就是说,当你所做的产品是想让用户更加的轻松,更加惬意的使用,那么你不应该给用户压力,让用户扮演你想要的角色, 然后去使用你的产品。因为基于角色化的预期,其实很难了解到人本质想要的是什么,由此也很难做到很精确的用户分析和用户画像。

所以,产品经理要学会“去角色化”来研究真实的用户,而不是用一堆“应该”来臆测用户,臆测这个角色应该会怎么做,会有怎样的行为。

同样的,反过来说,如果我的产品就是要给用户压力,我就是要让他们在我的压力下扮演自己的角色,然后使用我的产品,那么我们就应该充分研究这个集体的集体人格,共同的观念,共同的认知,共同的意识。

集体人格和角色都是用户的特点,产品经理要做的就是借用其特点去做产品,同时也避免局限于特点,而看不到更全面的真实用户。

WMS的用户

WMS是仓库管理系统(Warehouse Management System)的缩写,仓库管理系统是通过入库业务、出库业务、仓库调拨、库存调拨和虚仓管理等功能,对批次管理、物料对应、库存盘点、质检管理、虚仓管理和即时库存管理等功能综合运用的管理系统,有效控制并跟踪仓库业务的物流和成本管理全过程,实现或完善的企业仓储信息管理。

我曾听到过很多人吐槽阿里的钉钉很难用,很多功能很反人性,很多功能让人不舒服,但有意思的是钉钉的产品经理也很耿直地说:因为我们是给一个集体做产品,集体人格就是反人性的。

这也说明,集体人格的一大特性就是反人性,因为对一个集体做产品,必然就要忽视掉其中个体的一些角色化,一些特性,把重心放在集体的共性特征上去。

WMS的用户就是一个集体,而WMS也就是给一个集体做的产品。

WMS的用户主要是指在仓库中需要对系统进行操作的人员,这类用户具有很明显的特点是能让人轻而易举就看到,这也是我做WMS的产品一开始老大就告诉我的:

“大多数仓库的工作人员,都是没上过大学,没用过电脑,甚至复杂的文字,简单的英语都看不懂的。”

但是除此之外,我在网络上或者是其他途径也了解了一些简单的信息,大概零零散散的用户画像就是:

  • 文化程度低,对复杂操作可能会懵逼
  • 不太懂电脑,也不太懂什么提示,出问题可能就会随意乱点
  • 界面太复杂的流程学不会,需要给很清晰的路径和提示
  • 现场作业时候很少看电脑,或者看电脑的时候都是简单一瞟
  • ……

谈谈WMS的设计

到目前为止,我大概接触了WMS有一年的时候,但是至今为止,我仍感觉自己做的还太少,自己的能力还不是很强大,考虑到的东西还不够全面。

一般来说,WMS从复杂度上来分主要分两大类:智能化WMS与传统式WMS。

  1. 智能化WMS更多的是借助了智能机器人,自动化设备等,代表是京东的亚洲仓,阿里的菜鸟仓。
  2. 而传统WMS则是指依靠后台系统的增删改查对实际货物进行数据上的管控,同时也没有太多的智能化设备。

从功能性来说可以分为,垂直型WMS和通用型WMS,垂直型是指专注于某一块,业务模式简单,产品数量也比较少。而通用型WMS一般是指覆盖多个行业,同时可以兼容多种操作模式,一般第三方公司开发的较多,代表是易仓、富勒等。

从业务范围来分,可以分为国内仓与国际仓,这种分类主要是体现在用户群体的不一样,国内仓基本上业务在国内,起码操作人员是中国人;而国际仓,使用者来自各个国家,有不一样的操作习惯,每个地区的规则等等都不一样,所以系统的设计也会有所不同。

而我所负责的WMS就是属于传统式、垂直型,同时还是国际仓的类型,这意味着用户全体很广泛,用户画像也就更加困难,集体人格也更加难抓取,这也是WMS难做好的一个原因之一。

目前WMS的设计是以东莞和香港两地的仓库操作人员作为主流用户,从而进行用户分析与集体人格的分析。因为涉及到有多个海外仓库,那么必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资源去对所有的用户全体进行分析,这里就先将东莞和香港仓库的用户作为主流核心用户吧!

  1. 首先,我们不要被传统的用户画像模式干扰,因为我们是做一个集体人格的产品,那么必然会出现一些反人性同时会让用户抱怨的地方,需要理解并承受这个压力;
  2. 其次,需要去线下观察用户的使用情况,同时记录相关的操作,慢慢地我发现,不同的用户操作的风格和认知会不一样,但是有意思的是关键路径他们操作的流程都是一样的。因为在设计的时候,会在关键节点,关键路径,进行强制性规划,用户只能这样做,而不能按另外的模式做。当然一些非关键路径,我们的约束不够强,那么用户可能也会产生一些迷路或者是不确定地探索的操作。由此在后续的迭代中就可能会砍掉其中一些步骤环节,精简化操作,更加容易记忆,也易于培训和学习。
  3. 接着,针对不同文化用户群体,采用一些动态配置化的操作,例如:某个操作在某个仓库用不上,那么此仓库则可以配置精简化此功能,同时某个功能是常用的,必备的,那么也会归类到一起。动态化的阈值就是不能让用户感觉麻烦,也不能让配置的人员感觉麻烦。当然,多语言化也是必须的,结合现状,使用了英语和中文两套语言模式(系统国际化真的是一个坑)。
  4. 最后,精简再精简,重复再重复,按理说这样打扰用户的行为是很愚蠢的,但是对仓库人员来说,一个功能如果特别复杂,操作一次又要操作一次,然后几个页面兜兜转转,那么他们肯定就发飙了;一个功能如果不教一次再教一次,那么可能过了几天他就忘了。所以仓库会将很多SOP贴墙上,如果你不懂,那么你去看SOP,直到你真的懂了为止。

当然,还有很多更详细的内容和考量的点没有写出来,本文也是我自己的一个探索与总结,今后的工作中,会多花时间往集体人格方便去探索,让用户用起来感觉很反人性但是却又不得不用,这应该算是这类产品的成功之处吧!

总结

集体人格是现实中普遍存在的现象,而作为一个产品经理,先要理解它,然后去借用它的力量,运用到产品工作中,可能就会有奇效。

先弄清楚,你的产品是应该让用户“去角色化”使用,还是“钻进同质化的壳”后使用,然后分而治之,用不一样的方式去分析用户,改善产品。摒弃“应该”,“可能”这种揣测的词,更全面的去分析用户,理解角色的作用,揭开集体人格的奥秘,岂不快哉!

参考阅读:

得到大师课——《梁宁.产品思维30讲》

 

本文由 @ vitamin 原创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0)

运营大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