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黑暗旅游”,你敢尝试吗? – 互联网运营

互联网运营

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黑暗旅游”,你敢尝试吗?


大众旅游路线已经腻了吗?那要不尝试下“黑暗旅游”吧!“小汤山非典医院一日体验”、“深圳八卦楼探秘”、“废弃火车站的惊魂一夜”,这些听起来十分刺激的“黑暗旅游”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黑暗旅游”,你敢尝试吗?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想要在“朋友圈摄影大赛”里吸引眼球越来越难了!关于旅游的鄙视链,绝对让你体会到装逼对“社畜”有多残酷。

东拼西凑出个年假,p图定位加滤镜俩小时,准备发一条“泰国的海真美”的朋友圈,结果自由职业张二麻子正在死海边晒太阳,家里有矿李白富美则在南极秀马甲线。

哎,不发也罢了!

遇上十一、春节长假,简直就像旅游界的期末考试,老师还没宣布成绩,已经知道自己死得明明白白了。

既然在大众旅游路线上很难突出核心优势,那不妨在主题上出奇制胜。朋友,黑暗旅游了解一下?

一、什么是“黑暗旅游”

先介绍一下,黑暗旅游指的就是那些目的地曾经发生过死亡、灾难、邪恶或者灵异事件的旅游项目。比如奥斯威辛—比克瑙集中营、柬埔寨的杀戮场、或是传闻闹鬼的废墟……听起来是不是就很刺激的样子?

其实早在100多年前,黑暗旅游就在西方逐步流行起来了,并且衍生出了战争旅游、暴力旅游、监狱旅游、大屠杀旅游、墓地旅游、核旅游等多个主题。

后来,一些奇闻怪谈里的知名场所,也成为“黑暗旅游”的目的地。比如UFO目击地、恐怖片里的惊悚场所,或者是某些人造的黑暗游乐景区。

有数据显示,2007年,奥斯维辛-比克瑙旅游景点就接纳了大约120万游客,纽约的“零地带”世贸中心遗址则吸引了350万游客。

我按照暗黑指数做了一个简单的“黑色旅游谱”,供大家依据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取用:

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黑暗旅游”,你敢尝试吗?

不难发现,黑暗旅游的覆盖面其实是很宽泛的,从政府主导的纪念遗址,娱乐性极强的鬼屋,再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大屠杀原址、核事故发生地和活火山口。

甚至很多人在没听说过“黑暗旅游”这个名词的时候,已经被旅行社或者旅行攻略安排游览过类似的地方。

比如Airbnb就曾经策划过“鬼屋”体验项目,用户可以去吸血鬼伯爵Dracula 的城堡中度过一晚,在奢华的天鹅绒棺材内睡觉。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要进行 “黑暗旅游”呢?

二、殊途同归的“黑暗游客”

现在,每年有上百万“黑暗游客”成群结队地前往世界各地的黑暗景区,甚至还为此衍生出了一条完整的旅游产业链。

从出发前的准备到当地接待,都有专门的网站、旅行社、旅游规划师等随时提供服务,有些政府还主动将当地的战争遗址作为旅游资源开放参观和体验,比如越南的楚池隧道。

但是,关于“黑暗游客”的道德风险一直存在争议。比如不少人都指责前往核地区或者战争遗址游览,是在消费人类的灾难。为什么还有那么多“黑暗游客”冒着各种风险趋之若鹜呢?

我觉得,主要集中在三种心理动因上:

  1. 一是与目的地有着情感或物质上的联系。像是一些对国家或民族英雄包邮敬意的旅游者,会安排参观当地的战争遗址或者纪念馆,一些朝圣者会前往宗教人物的受难地,一些死者的后代也会回事故发生地凭吊等等,黑色旅游只是其整个旅游经历的一个普通的组成部分;
  2. 二是好奇心和窥私欲。对未知事物、隐私封闭空间的窥探,在很多游客身上都有所体现。比如参观吸血鬼古堡、法国巴黎的地下墓穴、捷克的“骨头教堂”,不常见的事物总能吸引一些“好奇宝宝”去探究;
  3. 最后一种可能也是最黑暗的理由,就是从杀戮欲和死亡上寻找快感,我称之为“原教旨主义”的黑暗游客。他们倾向于前往那些黑暗指数最高的地区,比如杀戮场或核基地,观看犯罪或异常的典礼仪式。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总结“黑暗游客”,大概就是:殊途同归。尽管出发的理由各有不同,但本质上,都是为了从造成紧张感的黑暗旅游中得到无害的宣泄。

社会越发达,人们越脆弱,对死亡的态度也开始倾向于忽视和隐讳,所以孔子才说“未知生,焉知死”。但对于个体而言,感知死亡,理解生命的意义,在合理的范围内进行理性探讨,是一种绝对的“刚需”。

而黑暗旅游的兴起,正是因为在个人对死亡的关注和社会公共环境之中,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平衡,让游客们可以在一定距离之外来观照和探讨死亡。

三、泛滥中的“黑暗旅游”向何处去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并不认为黑暗旅游展示或激发了人类邪恶残忍的本能。恰恰相反,如果目的地的恐怖指数超过一定限度,旅行者也无法从中感受到刺激,反而会引起不适和痛感。过于暴力、残忍、危险的黑暗旅游,在任何地区、任何时间都是不被鼓励的。

只有经过一定的“过滤”和“包装”之后,才可能成为“黑暗旅游地”。

不过,这一原则在近两年似乎正在被打破。

一方面,全球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让大量不为人知的关于争端、苦难的消息出现在媒体报道中,除了新闻价值,人们“过分的好奇心”会催生出其他消费,从而变相鼓励了“黑暗旅游”产业链的兴起。

其中,还不乏有官方的力量推波助澜。对于很多创伤国家而言,将战争或杀戮进行主题化包装之后,可以作为旅游资源进行宣传。既能警醒后人,又顺道赚钱,一举两得。

比如越南就推出了越战遗址与战争博物馆的联票优惠,参观完隧道还可以免费体验AK步枪。

但是不是所有“黑暗资源”都适合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旅行社则更加“放飞自我”,为了吸引游客,伪造夸大历史等操作,也并不少见。年轻旅游者的增多,更进一步放大了“黑暗旅游”泛化的负面影响。有研究发现,20岁以下的年轻人更容易对灾难后果产生好奇心而去参加旅游。但这种对死亡主题的好奇和迷恋,却极易引发一些不恰当的举动。

比如在灾难发生地自拍,就屡禁不止。缺乏同情心和怜悯的不严肃行为,不仅会让游客自身遭受道德谴责,也让“黑暗旅游”的处境略显尴尬。

理想的状态下,“黑客游客”应该对死亡、灾难旅游地,从情感和理智两方面都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 在情感上,多少能和目的地人民“共命运”,这是参观创伤地区的前提条件;
  • 在理智上,黑暗游客也要能控制自己,注意旅游体验、人身安全与感官刺激之间找到平衡。

毕竟,“黑暗旅游”对悲剧美的欣赏,是一个复杂的社会话题。没有同情的渗透,没有清醒的理智,仅仅凭借好奇或者商业去催化它,都是错误的。

四、黑暗旅游在中国

现在,我们可以来明确一下“黑暗旅游”的矛盾体质:它渗透着人类渺小无力的命运感,也传达着艰苦努力和英勇的历史;它在彰显猎奇、暗黑、恐怖等元素的同时,也越来越多地表现出趣味和商业价值的一面。

这种黑暗地点与商业的结合,其实早就在逐渐在国内蔓延开来。

在一些OTA和旅游攻略网站上,去亚马逊雨林看食人族与食人鲳,早已被加入了南美旅游豪华套餐。用漂亮雕塑装饰的家族墓室Cementerio de la Recoleta,也常常出现在“最值得去的景点”清单里。

在城市中,很多带有黑暗气质的地点,比如城市里的废弃工厂、无人居住的老楼、传奇事件发生地等等,也吸引了不少神秘爱好者前去打卡。

去年万圣节,Airbnb在中国推出鬼屋住宿专题,就有不少人入住上海的神秘黑屋“鸦青”(1930’s The Dark Green),在充满悬疑剧情的古董屋里度过刺激的一个晚上。

连城乡结合部游乐场里毫不走心的“鬼屋”体验,都能吸引不少家长和情侣掏腰包,那些原地改造、高度还原的恐怖休闲场所,未来都很有潜力转化成“旅游胜地”。

比如“小汤山非典医院一日体验”,“深圳八卦楼探秘”,“废弃火车站的惊魂一夜”,听起来就很带感嘛!

黑暗旅游之所以有一种美妙的色彩,正是因为在对黑暗地点的挑战和心跳加速的过程中,能体验到蓬勃的生命力。换句话说,多一个“黑暗游客”,就能抵抗一点人类制造真实痛苦的风险。所以,“都市探险计划”已经安排上了,约吗?

 

作者:脑极体,微信公众号:脑极体

本文由 @脑极体 原创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 ,基于 CC0 协议。

(0)

运营大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