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 互联网运营

互联网运营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大佬相见,相视一笑,原来你也被封过号。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作者:场妹

来源:地心引力工场(ID:dxylgc)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

8月,微信公众号再次迎来一波集体封号潮。这次中枪的是区块链媒体。

未被禁封的区块链自媒体如履薄冰,有些疯狂删文,有些甚至已经提交了更名申请。

而对于已被禁封的几个账号,情况却并未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有些表示,公司已完成“去公号化”,除了公众号,还有微博、网站、小程序等渠道。

经历过去年9月4日币圈的“至暗时刻”之后,很多人已筑起较高的心理防线,对公众号的不确定性有了一定预估。还有圈内人士调侃称,这是“9·4一周年大礼包”。

这不是微信第一次大规模封号了。

……


2012年8月17日,微信公众平台上线,六年间孵化出超过2000万个公号。

其中头部大号的成果让人惊羡。

2017年9月,视觉志一篇《谢谢你爱我。》,一天半时间阅读量狂飙至4000万,刷新阅读量记录。本月,“新世相”粉丝突破1000万,曾经的文艺教主张伟变身商人后,终于翻动起了潮水。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视觉志沙小皮、新世相张伟,都是被封过号的男人。

除这二位,被封过的大号还有毒舌电影、咪蒙、二更、六神磊磊……不一而足。

号称“被微信伤的最深的男人”的王五四,“做一个火一个、火一个封一个”的他,已经用完了自己身份证的五个认证名额。

而对于多数头部大号,哪怕曾经被封,更多的也是感恩这个时代,感恩微信的诞生。再不济,也感谢公众号带给自己的财富。

除了广为人知的头部大号,腰尾部小人物被封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只不过他们的声音,很少被听到。

无论是在公号浪潮中得势的大号,还是依然挣扎在腰尾部的小号,在公号丛林中,都得遵守规则。

就连规则制定者微信,也不免在政策环境、商业利益和平台舆论间小心试探,寻求平衡点。

每天都有被封的账号,每个阶段也都有优质公号脱颖而出。在公号和平台的博弈中,商业玩法在创新,平台规则在完善,哪怕不是一团和气,但总是在向好的方向前进。

2012

第一个被封的公号是谁?

第一批被封的公号因为什么被封?

前两日,微信公众平台六周年之际,很多文章翻出了一张截图。这是彼时微信公众平台上线时的一封内部邮件,发件人杨茂巍如今已离开腾讯,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图片来源:公众号“茂巍生活圈”

在杨茂巍个人公号中,曾透露过一个信息:第一个被封的公众号是腾讯内部员工able的,他常常通过公众号发小黄图给内部同事,如今这位老司机也已从腾讯离职。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从第一个被封的公众号主理人是内部员工来看,微信公众平台对封号这件事的态度可谓强硬,为其后不管大号小号,该封照封的行为,埋下了伏笔。

2013年3月8日,28推论坛创始人牟长青的一篇文章,《微信公众平台政策不明,大量草根微信遭封杀》,谈到了最初一批被封号的草根自媒体。

文章提到,2012年11月底,微信公众平台首次大批量封杀微信公众号,“以美女微信,重口味微信为主”。牟长青的所有“美女”类账号,全部被永久注销。虽被封号,大部分草根也都是心里有数,因为微信平台上,有情色嫌疑的内容过于泛滥。

但从字里行间还是可以看出不甘,他在文章中提到,“90%以上有情色嫌疑发的微信内容和腾讯美女频道的微博内容一模一样。” 根据牟长青身边朋友的反馈,他预估,那一次被封公号加在一起的粉丝数有3000W左右。

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公开课,来解读公号运营红线。公众号后台的“公告”板块也还没有更文,公号和平台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也难怪牟长青发出“微信公众平台政策不明”的感慨。

但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呢?

2013

哪些人最先靠公众号赚钱?

微信自媒体最开始的赢利方式是?

2013年,多数人初次接触微信公众号,还觉得很新鲜。嗅觉敏锐的人已经开始靠公号赚钱了。

“我最惨的时候,所有账号都被封了,身边的朋友也比我好不了哪里去。记得当时我接了一个唯品会的品牌广告,也一样被封杀。其实以我的性格,因为大部分账号做过互推,也接过广告,被封我也只能认了。”

除了自己的账号被封,牟长青当时还在帮助别人代运营账号。当时他代运营的“寻医问药”账号被封,是他2013年3月8日写作那篇文章的导火索,当时文章被不少网络媒体转载。最近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到,在那篇文章出来后的几天,微信又把封禁的账号解封了。

当时账号被封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发布广告、互推,被封号主的委屈在于,微信公众平台的政策不明晰。对此,2013年12月19日和31日,微信公众平台分别发出两则公告:《微信公众平台关于假冒伪劣商品销售推广行为的公告》和《微信公众平台关于诱导分享行为的公告》。

在《微信公众平台关于诱导分享行为的公告》中这样写道:“微信的朋友圈是一个由熟人关系链构建而成的小众、私密的圈子,用户在朋友圈中分享和关注朋友们的生活点滴,从而加强人们之间的联系,它并不是一个营销平台”。

除了公告中提到的原因,政策环境也不容忽视。2013年12月24号,平安夜,王左中右的同名微信公众号“王左中右”被永久封停。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彼时他在“澎湃新闻”工作,当时公众号的定位是“手写字创意(字新闻、字名人)”,把新闻热点等用一个字的形式进行创意展示。

封号的原因,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其实就是一张非常简单的图片,而且不是我写的字。我只是买了一杯康师傅方便面,拆开,摆拍,上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公号封号的1年多时间里,王左中右都未再触碰公众号。

2014

微信“屠城”?

如果辞职和封号发生在同一天会怎样?

2014年,微信公众号数量实现了500万的突破。

也是在这一年的3月13日晚间,大象公会、徐达内小报、网易真话等公众号等,一批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微信自媒体被突然封号。这批账号被封的原因,人们猜测是涉及到时政相关。

封杀当晚,一篇《微信屠城》在朋友圈广泛传播,批评腾讯打压言论、肆意妄为。

随后,腾讯发布公告回应称,“为保障用户体验,微信公众平台严禁恶意营销以及诱导分享朋友圈,严禁发布色情低俗、暴力血腥、政治谣言等各类违反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规定的信息。”

而多数公众号的管理人认为,自己发布的内容与“违法违规”毫不沾边。不过接下来,不少最初显示“永久封号”的公众号已恢复正常。

4月,网信办首次针对微信公号启动专项治理。8月颁布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微信十条”)指出:

除了新闻单位、新闻网站开设的公众账号可以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的非新闻单位开设的公众账号可以转载时政类新闻外,其他公众账号未经批准不得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

这一年,除了被封的大号,一些腰尾部小号被封后,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你我辣妈帮”被封号的那天,公号的所有者Amy恰好向公司提出辞职。

在外企工作的Amy,决心全身心地投入到你我辣妈帮的事情中来。结果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后Amy收到粉丝的询问,说所有文章都打不开了。登录公众号后台,看到一行冰冷的字“你的账号被大量用户举报,已被永久封禁”……

不过还好,8月14下午,Amy的账号终于解封了,她在文章中说:“就像丢失已久的孩子,又重新回到了身边,百感交集……从最开始被冤枉的震惊,到后来申述无门的委屈,到现在渐渐变得平静,充满了感恩的心,感觉真心像电影片段……”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2014年8月,“微信公开课”公号上面,介绍了常见的违规诱导行为:

1.集吻、集赞、集评论得礼物、送红包,诱导转发;

2.需要转发才能进行后续操作或进行言语威胁(如转发保平安);

 

3.教育用户如何进行分享。

可见,2014年,已经开始风行“集赞”、“集评论”的涨粉策略,“转发看答案”、“教育用户分享”套路也初见端倪,后者在当下,也依然不乏拥簇者。

除了这些手段,很多公号已经开始尝试通过大号,来给小号导粉,俗称“大号带小号”。公众号矩阵开始萌芽。

2015

没了“世相”,张伟还能改变潮水的方向么?

这一年,公众号创作者最欣慰的一个功能更新是?

2015年1月22日,微信公众号原创声明功能上线。

2015年3月,视觉志因为版权问题,被封号七天。这件事也给创始人沙小皮提了一个醒, 之后视觉志更注重版权问题,和版权方谈合作、去图片库购买图片、积极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之后再转载、加大原创力度,这些都是视觉志做出的调整。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除此之外,为了降低封号带来的风险,沙小皮开始布局自己的账号矩阵,从最早的视觉志到现在的“她刊”、“每日七言”、“一读”……

在2015年年初,张伟还在采访中强调,“整个自媒体圈子被数据裹挟得非常厉害,这一定是有害的。”他不看好咪蒙的说辞,认为“偏激和极端”,是“低级的情感”。

这般文艺、沉稳的“世相”,这个聚集了48万文艺青年的理想国,在2015年6月3号晚上10点被封禁了。

被封号的一个月前,世相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在写这篇世相的时候,正在挪威听北岛讲《今天》的复刊。演讲全文做了必要删节后放在了最后。它未必能保存很久”。没想到一语成谶。

 

在账号被封的几个月里,他有时会给自己的公众号发消息,以确认账号是否起死回生,可惜总是失望。所以接下来,有了“新世相”。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新世相”的第一篇文章是《要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不会发生》,口号也已经从“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变为了“我们够呛能改变潮水的方向,但还是要试试”。

经历过一次封号事件之后,张伟不希望再把和读者的关系建立在脆弱的基础上,也寻求用年轻、活泼的风格做浅一点,让它触及更多的人。对张伟来说,新世相“活着”比较重要,下一步,是寻求商业化。

 

2015年11月2日,《你好,我叫王左中右,请多关照》一文在朋友圈出现,王左中右宣告归来。

他在个人微博中说:“距离公号被封已经快两年了,这两年因为各种原因都没再新开一个。现在,我觉得是时候重生了。接下来我会在这里进行更丰富和大胆的创作。”

2015年12月25日,因为发布了《就喜欢你看不惯我,但不得不崇拜我的样子》这篇文章,有着16万粉丝的政见公众号被封。这篇文章分析了内战前的叙利亚政府极力推动个人崇拜宣传的原因。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对于被封,政见创始人方可成觉得非常意外,在南方周末工作三年的他,有着对敏感议题的嗅觉,他认为自己的观点科学中立,没有很偏激的地方。但一位读者却表示,读了文章开头,就已经有了预感。

在政见被封后,方可成及其团队马上通过后台申诉并询问具体情况,面对腾讯只能申诉一次的规则,方可成及其团队显得较为慎重,希望腾讯能够按照阶梯封号来处理。

然而在提交申诉后的十几个工作日后,只收到腾讯方面“驳回申诉”四个字。

这一年,微信自身也有一系列动作。3月18日,微信针对首批售假账号做出结果公示,共计有93个冒名侵权的公众账号和233个售假个人账号被封停。

 

4月,根据国家《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相关内容,微信团队对涉嫌利用微信公众帐号、微信个人帐号发布代孕类非法内容的187个微信公众帐号进行封停处理。

2016

如何判断是否是诱导分享?

永久封号、阶梯封号由什么决定?

胡赛萌,在做公号的过程中,“受伤程度”不输王五四。他的同名公众号在2014年3月的大规模封号中阵亡。

 

申诉失败后,胡赛萌开了新的“转世号”,却又被封。在经历了一系列开号、封号后,他的第六个公众号“胡赛萌周刊”,在仅仅推送两篇文章之后,一篇被全网封杀,另一篇则直接导致公众号被封。

 

而胡赛萌在彻底断了念想之后,转而做营销号赚钱去了。做营销号,一天的粉丝量是以前一年的总和,何乐而不为?

“这是大势所趋,趋势高于任何个人和集团的意志”,胡赛萌说。

2016年8月28日晚,因涉嫌诱导分享被封号一周的公众号“大字”,正式解封。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大字的功能是,可以把你想要说的话,生成“大字”的图片。被微信封过一次的大字,这次的新版是基于一个独立网站,不在微信内部,以此来规避风险。

2016年5月,六神磊磊因为一篇《星宿派为什么搞不好公关》,被封号了一个月。但令他庆幸的是,封号一个月时间里,几乎没有取关的粉丝。2016年6月22日,六神磊磊以《坐月子》一文,作为对粉丝的交代。

六神磊磊被封的一个多月后,北美留学生日报同样也被封号一个月,不过他们立即开了个小号。那段时间他们将小号当做大号来运营,依旧每天推送,维持正常的运营模式。大号解封后,他们发现粉丝同样没有减少。

2016年1月,微信原创保护团队对于违规帐号采取阶梯处理,取消之前直接封号的做法。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2016年,返利返现模式开始浮出水面。微信公众平台发布公告,将对“消费金额高额返现返利”、“多级多层佣金返现返利”的行为,进行永久封号处理。

9 月 12 日,微信团队发出公告表示将对存在多级分销欺诈,发布分销信息诱导用户进行关注、分享或直接参与行为的公众号进行整顿,对其进行限制帐号部分功能直至永久封号处理。

10 月,因涉嫌传销,腾讯对“云在指尖 ”相关公众帐号进行了封号处理。

这一年,微信开始打击营销号,《暂行办法》9月1日正式实施,“娱乐八卦”“体育赛事”“全球汽车”等共17个违规公众号被封。微信通过设置关键词过滤,严打垃圾广告,营销号一推文即会被删。

11 月 4 日,东方网旗下一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为什么街上香喷喷的烤鸭只卖 19 元?》被微信鉴定为谣言,账号遭到封号 7 天的处罚,东方网总裁总编辑徐世平发布公开信喊话马化腾。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微信安全团队回应称,该文章属于谣言,人民网等多家权威媒体也对该信息进行过辟谣,《新闻早餐》存在谣言、违规声明原创等多次违规行为,根据规则,累计违规,自动触发处罚机制,账号被封。

为何侵权、涉及谣言和敏感信息只被禁言一段时间,而有些则被直接封号?微信封禁规则就像一个黑盒子,让人有些看不透,但无论如何,不发布谣言是基本底线。在此基础上,若能“增加内容敏感度”等,更有利于在微信生态中生存。

2017

微商演变为传销?

咪蒙能收敛自己三俗的毛病么?

2015年5月召开的原创大会,那次会议后,微信就全面开放了原创标识。微信官方对版权的保护态度真正让内容创业成为可能。

 

2017年1月11日,凭借一篇名为《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凤姐再一次证明了她作为网红的实力。这篇文章在短时间内就获得了10w+的阅读量,被打赏8000多次、赏金高达20万,公众号“我就是凤姐”的粉丝也在一天之内新增20万。

 

凤姐再次走红引发了一系列闹剧,几天之后,凤姐的公众号被查封。

2017年6月6日,咪蒙《嫖娼简史》一文被删,同时公众号被禁言一个月。然而,和下面25个公众号相比,咪蒙是幸运的。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6月8日,25个公众号被永久封停,包括毒舌电影、严肃八卦、关爱八卦成长协会、超高能E姐等公众号。

一个月后被解封的咪蒙,面对采访时说,“我会收敛自己三俗的毛病”。

 

毒舌团队也很快重振旗鼓,以“Sir电影”的新号回归,靠着微博、App引路和口口相传,首篇文章阅读量即破10万。只是之前振聋发聩的slogan“坚持原创,只说真话”,变成了现在的“爱电影的人,一直关注我”。

 

同一时期被封号的萝贝贝、深八君和关八会长,也在归零后选择重新启程。

此次封禁,其实已有前兆。2017年6月1日,国家网信办颁发的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管理实施细则》正式施行。

 

新规将各类新媒体纳入管理范畴,随后的6月监管风暴皆由此展开。

于6月1日起施行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第三条规定: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于6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网络产品和服务安全审查办法》,规定了违反条例的处理方式: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2017 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迎来了暴涨的年份,两万美元的高位也创造了一个个财富自由神话。

2015 年兴起的微商中,佼佼者云集微店在 2016 年 12 月获得钟鼎创投 2.28 亿元投资。

2017年8月10日傍晚,微信封杀了云集微店官方多个公众号。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腾讯的相关工作人员的回复是:浙江集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从事传销活动已被工商部门行政处罚,平台根据法律法规及平台规则,将永久封禁相关公众帐号,并限制相关主体公司注册其他公众帐号。

早在云集微店之前,就有多个公众账号,因为涉嫌三级分销等相关违反微信平台规则的营销活动而被封号。

1 月 6 日,拥有 700 万粉丝的公众号“ 小黑裙 SOIREE ”显示“该公众号已被屏蔽所有功能,无法使用”。

4 月 6 日,公众号“ 故姐 ”因涉嫌分销被封号一个月。

8 月 2 日,1200 万的用户规模的 “环球捕手”被永久封禁。

自2016年微信发布公告以来,2017年微信开始对涉及多级分销的公号集中动手了。

2017年6月的大整顿,似乎也并未给文娱自媒体带来大地震,强IP属性、多渠道布局、强大的内容生产能力和粉丝粘性,是他们应对动荡的武器。

2018

区块链自媒体如何自保?

自媒体人被封号如何自救?

2018年1月,据传大批微信公众号被封,原因疑似与低俗小说分销有关。有新媒体人表示,被封账号涉及粉丝数千万,有公司几乎面临倒闭。

1月10号,微信公众平台发布正式公告,将打击发布低俗、虚假标题和内容的行为。当天,“丁香医生”和“潮库”都被短暂封号后又解封。不少业内人士猜测,可能与敏感词筛查导致的误伤有关。

2018微信公开课PRO中,针对微信官方的大规模封号,列出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的“七条底线”“九不准”。并指出,微信的规则背后是法律和用户体验,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2018年4月20日晚,公众号“刘备我祖”被永久封号。6月9日,公号主理人刘黎平在朋友圈连发多条消息,想要轻生,后被人报警劝阻。

去年12月从广州日报辞职,专注做新媒体的刘黎平,公众号大概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5月17日,无奈之下,他重新开了新号“刘备我蜀”,只是更新频率不高。

“现在原创型的公众号要重新做起来挺难的,尽管我有IP也有很多人支持我,但我不善于运营和营销,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痛苦和焦虑的原因。”这大概也是6月9日“自杀事件”的根源吧。

2018年7月11日,被封禁约3个月后,“刘备我祖”恢复消息查看功能,账号奇迹般解封。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也许这次封号之后,刘黎平会对自己的创业有新的考虑,至少该给自己留条后路,诸如打造公号矩阵、多渠道运营、了解内容红线等。

2018年春节,以3点钟微信群为代表的大佬振臂高呼,彷佛一夜时间把中国拽入“区块链元年”,资本,项目,媒体一拥而上。几个月后,十多个区块链头部账号被封禁。

腾讯表示,封禁原因是账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即时通讯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

 

去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7部委联合发文,对ICO进行了首次官方定性,认为发行代币“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中国官方禁止ICO,关闭交易所,几乎所有币种都被腰斩,号称数字货币史上最大监管。

 

公告发布后,千币齐跌,被称为币圈的“至暗时刻”。

今年3月17日,人民网旗下人民创投刊文《泡沫破灭大势已定,币圈“媒体”还能一直浪?》指出,随着ICO的疯狂,作为市场买卖双方重要的信息来源,为数字货币提供新闻资讯的“媒体”越来越多。

但在目前的区块链行业中,以金色财经、币世界为代表的“媒体”纷纷被业内指责有偿荐币诱导投资人、以“私募”之名变相推介ICO。

这一文,似乎为八月的封号埋下了伏笔。

从咪蒙到区块链,微信六年「封号」史

只是,区块链大号被封,除了关联其中的人们,大众似乎并未有太多情绪。

从2012年8月微信公众平台上线至今,一次次的封号背后,微信生态变得更加完善和多元,公众号商业模式不断创新和突破。

对于公众号运营者来说,被封后的快速反应、自我修复能力,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

若自查没有问题,应及时申述,和平台积极沟通;若当真是传谣、卖假货者,我劝你善良;若是因政策环境等外部原因被封,场妹想,若想在存活下去,了解红线还是必要的。毕竟,没有什么“活下去”更重要。

面对封号,有“打不死的小强”、也有坦然放弃者。被封后依然坚挺的自媒体人,如涅槃重生,如破茧成蝶,封号打败不了他们。

对于微信而言,不断完善平台规则,使其逐步透明化也是大势所趋,即使封号,也要让其死的明白不是。开通原创保护、公开课介绍规则等都是很好的尝试。

如此,微信逐步完善规则,公号运营者不断打破边界。在这一场场博弈中,微信公众平台实现了自我进化,同时公众号也在时刻自我升级,新的商业模式在逐步被挖掘和探索出来。

(4)
关键词:

运营大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