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为短视频下个风口的Vlog,离爆火还有多远? – 互联网运营

互联网运营

被封为短视频下个风口的Vlog,离爆火还有多远?


从去年各大平台接连推出的创作者计划,到今年抖音快手的短视频APP之争,内容视频化已逐渐完备。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各种新形式的短视频产品都将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被封为短视频下个风口的Vlog,离爆火还有多远?

Vlog这一诞生于YouTube的内容形式,近年来在国内有了崛起之势。在观众对内容真实性更进一步,对KOL的生活日常更好奇时,Vlog似乎早已做好准备乘载相应的需求。

回到当下,现在我们距离粉丝900万、累计播放量高达10亿的Vlog“教父”Casey Neistat还有多远?

被封为短视频下个风口的Vlog,离爆火还有多远?

(Casey 登上2016YouTube年度盘点)近2年,国人开始对Vlog抱有兴趣,他们拍摄视频日志,将其视作珍贵的私密片段。不过由于国内缺乏家庭录像文化,更多的人们将其作为自我展示的载体,发布在陌生人社区,以期获得志同道合的挚友或收获鲜花掌声的肯定。

让Vlog与常规的短视频节目区别开来的,是它的2个关键要素故事线(谁,在哪,干什么;约70%)和空镜头(环境、过程、动作;约30%),记录一个连贯完整的事件。

以这样的标准来看待各大平台现有的Vlog,就会发现,无论是信息量还是观赏性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据猫饼运营合伙人莱拉透露:

“目前用户在猫饼上传的视频大部分在3个镜头以下。”

从观感来看,很容易变成干巴巴的流水账和没有语言的MV。

即便是像冬瓜、cbvivi、井越、飞猪这样的知名度较高的Vlogger,也都只是兴趣使然,并未以此作为主业。当下,Vlog还处在活跃于小众群体的成长期。

小众?门槛高是主因

可以说,Casey定义了Vlog,他将生活日志拍出了大片的感觉。极具话题性的策划,流畅的剪辑,天马行空的玩法和多机位的动态捕捉…

他的Vlog引得众人追随,也在一定程度上定义了Vlog的审美标准。在国内,Vlog的盈利模式并未完全成型,首先,要完成全套复杂的流程成本太高,其次,一定要有源源不断的热爱以保证持续产出,最后,观众的反馈直接左右Vlogger的创作动力。

那么什么样的Vlog会受到观众喜爱?或者说,观众的观看动机是什么?为什么要围观一个人刷牙、洗脸、吃饭、购物、约饭等及其琐碎的事情?

笔者认为原因有3点:

①寻找生活的仪式感:Vlog的诞生是为了记录生活,而Vlogger放大了生活中琐事的光芒,极具洞察力的眼光、认真做事的态度让观众为之吸引。

②窥视欲:要了解一个(类)人,真实的生活写照无疑是最佳方式。很多观众抱着对Vlogger的好奇而来,想要更加熟悉TA的生活。

③填补空虚:Vlogger为其提供了另一种生活视角,一种不同于自己的生活的新鲜体验。

综合以上需求,市场需要的Vlogger要乐观爱生活,细致敏锐眼光独到;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至少有一项要优于观众;脑洞奇特胆大会玩,勇于尝新不惜反叛。

这些特点,可在国内外的人气Vlogger身上找到。

国外  :

Casey Neistat:高中辍学,17岁未成年生子,18岁独闯纽约,追求摄影梦。因《ipod肮脏的秘密》走红,推动苹果调整售后政策。随后成长为YouTube第一网红,2015年创办的公司beme于2年后(2017年)被CNN收购。

对Vlog有强烈的热爱,每天只睡4小时,曾连着600+天日更Vlog。Sebasdion、Jesse&jeana、TerraNovaBoys、Shacam:LGBTQ伴侣,恩爱、搞笑、恶搞日常。

Tayer R :加拿大人,现居日本,香港男友。艺人,模特及演员。

BADA:19岁,放弃初高中,17岁自考上大学。

被封为短视频下个风口的Vlog,离爆火还有多远?

(韩国知名vlogger BADA 图源:B站)

国内      

孙东山(冬瓜):加拿大华人,国内最早做Vlog的up主。

cbvivi(王晓光):前《外滩画报》新媒体总监,供职10年。

井越:休学中的中山大学的哲学系博士生、《恶毒梁欢秀》第二季编剧,之前的人人网网红。

飞猪:在校时创办的博客“反波”在当时被梁文道称作“中国目前最好的博客”,随后被禁播,目前为视频制作应用一闪的CEO。

被封为短视频下个风口的Vlog,离爆火还有多远?

(Vlogger常用的章鱼三脚架 图源:飞猪微博)

可以看到,市场对于Vlogger的门槛还是很高的。观众选择了通过Vlog来了解Vlogger,就说明了其对真实性的要求,“人设管理”可能不再适用于此。

国人受压抑、克制、谦虚的传统文化影响,通常不善于表达自己,填鸭式的教育环境又阻碍了想象力的发展。缺乏复杂的多文化背景、敢为人先及反叛精神的现状,让国内的Vlogger在成为“顶级”Vlog红人的路途上更加艰难。

变现模式不明朗成为最大阻碍

面对资本的注视,国内的Vlogger们有自己的担忧。井越更在意创作者的工业化程度:

“Vlog创业,门槛不低,国内的Vlogger里创作(及)审美达到可以单纯以Vlog营利的人屈指可数”。

冬瓜对风口有一些迟疑:

“会火,但不会成为风口。”

cbvivi不太看好它与资本的结合程度:

“不适合内容创业。”

回到专职Vlogger及YouTuber的诞生之初,创作者仅凭流量就能获得可观收入,这鼓励着更多创作者加入专职的队伍。当视频取得较高且稳定的点击率时,平台又会为期添加贴片广告,这又是一笔丰厚的收入。

曾有媒体按照每播放1000次2.5美元的平均广告分成来计算,Casey至少从Youtube获得250万美元的分成。

国内缺乏的恰恰是这样的平台,不明朗的变现方式让创作者们望而却步。不过这个现状在可以预见的时间内,会有一定程度的改善。

笔者曾在2018年初,对短视频的现状进行分析预测:视频网站的高贴片率与日益增长的会员业务相冲突,这部分的预算会流向短视频。2018年,短视频广告规模将会达到百亿。2025年,短视频广告体量会达到千亿规模。

即便Vlog现在处在比较尴尬的位置,但Vlog们摸索商业模式的脚步却从未停滞。旅游节目《动旅游Vlog》一开始就瞄准旅游,为之后的相关投放做准备。

被封为短视频下个风口的Vlog,离爆火还有多远?

(节目《动旅游Vlog》详情页  图源:卡思数据)

cbvivi在知乎尝试知识付费,传授Vlog拍摄技术。井越在3月8日正式迎来第一个赞助商即刻APP,为其植入硬广,而飞猪已经在试验测评类的广告效果了。

被封为短视频下个风口的Vlog,离爆火还有多远?

(cbvivi的知乎live付费课程 图源:知乎截图)

Vlogger粉丝的高忠诚度对变现来说非常有利,即便现在的变现道路还处在摸索中,但相信找准方向后,Vlog的成长速度要比想象中的快很多。

 

本文由 @卡思数据 原创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0)
关键词:

运营大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