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

创业路上 那些马云骗了你的事

LensNews

 

  想到个主意,有人做了,我没戏了。想做个产品,淘宝有了,又算了。有人为新而新,没人做的我去做,最后去寺庙卖情趣用品。那些大谈创新、颠覆的人从没告诉你,他们不会第一个冲进场,他们的关键词是收割和超越。

  1

  2002年,博彩专营制度的结束,让澳门成了全球“赌王”再决高下的新战场。

  拉斯维加斯攻来的永利、金沙,把持了几十年本土江山的何鸿燊及其家族,个个只争朝夕,你追我赶地要打响占领新市场的第一枪。

  建筑机轰鸣,高楼平地起的热火朝天中,已经73岁银河娱乐主席吕志和,他却不着急。

  让关心他的人都替他急的是——他,还是获得博彩新牌照的队伍中唯一毫无博彩经验的人。

  为了不着急,他甚至还跟银河找来弥补自己专业不足的合作伙伴金沙闹起矛盾,分了家。

  对方希望将他们获得的土地一次用完,一出手就搞个最大的,但吕志和的想法是:

  要慢点来,市场变幻,一次做完,一旦做错,连改的机会都没有,风险太大。

  他要按照自己的节奏,根据时代和市场趋势的变化,分阶段,步步为营地发展。

  他说自己要做长久的生意,不怕别人打响第一枪,也不怕别人率先当老大。他知道自己没经验,各方面都不成熟,就算争分夺秒,也没有把握在市场的第一波竞争中打赢,所以干脆把决战的时间往后延,让打赢的条件更充分。

  甚至,他还希望别人的项目早出来,让他可以认真研究,好好学习。把别人的项目当成自己的试验田,在别人的基础上扬长避短,去芜存菁,改良创新,以更成熟的经验和更周全的准备,在第二波的竞争里一战定乾坤。

  于是,别人忙着当第一,忙着抢最先,他却忙着调研、分析,忙着规划、优化,忙着扎实内功,积蓄力量。别人轰隆隆就盖起了新酒店,新场地,个个大手笔,他却找那些没有牌照的酒店、场地合作,不贪快,不贪大,先把生意做起来,在生意中学会做生意,而且是以最低的投入,交最少的学费来学习。

  不打第一枪,觉得一个新生意好,不怕当后来者;后来居上的道路上,也是争先不恐后,首先小投入,搞试验,确定了可行性,掌握了方法之后,再根据具备的条件,逐步加码,扩展战场,直到有必然成功的把握,才全力冲锋,一击而中。这是吕志和推进新事业的惯常策略。再大、再好的项目,他都是如此。

  “开始阶段,看起来我们好像比较慢。但事实上,我们是首先打好基础,练好内功。在外人看不到的世界,我们每天也都在如火如荼地学习、优化、准备。”吕志和说,在最先、最快、最大、最好之间,他永远以最好为第一。

  他相信竞争会把市场做得更大,一旦市场大起来,只要自己能好,做到最好,就一定可以成功,也只有做到最好,才可以持续的成功。

  慢慢来的过程中,吕志和确定了决战的时间点。按照当时几大公司的项目安排,2008年以后一段时间没有特大的项目出来,而特大项目才是关键竞争力。于是,银河娱乐设定目标,“要拼命争取在第二波里第一个出来。”

  2011年5月15日,吕志和的第一个出来了。

  当天,总投资达165亿港币,占地面积55万平方米,位于路凼的「澳门银河™」综合度假城第一期隆重开幕,一出手就是三间世界级超大酒店,每天可招待三万至四万名宾客,也一落成就是澳门博彩娱乐业最大最强的项目。

  靠着这个差不多10年磨一剑的大家伙,银河娱乐一举超越同行,在澳门六大博彩公司中站上前列,然后一路领先。2014年,银河娱乐成为仅次于金沙的全球第二大市值博彩娱乐企业,吕志和也成为当年的亚洲第二大富豪。

  2

  不是打响第一枪,而是在一个产品、服务,乃至一个产业一波接一波的发展中,研究、学习前一波,然后踏准某个关键节点,带着改良和创新,后发制人,后来居上。

  这是吕志和的经营哲学,却不是他的专利。

  当今世界市值最高的十大公司,几乎都不是第一个切入市场的,当今中国市值最高的十大公司,也都不是凭借打响第一枪的功劳。

  苹果不是第一个推出智能手机的人,不是第一个推出iPad的人,不是第一个推出音乐播放器的人,但这不影响他统统成为最大与最强。

  视线放到中国,后来居上,后发制人,更是普遍的事。互联网基本上是从美国“抄”来的,“改”来的;华为,包括任正非鼓励华为学习的OPPO,也是一直在跟随,始终在超越。

  传统产业,这样的例子同样比比皆是。海底捞,多么传统的生意,多么红的红海,多么后来,但它势不可挡地,后来居上了。

  3

  这几年,创新成为最热的词。

  新技术,新模式,新概念,新词层出不穷。马老师更一口气“五个新”,让坐着火箭也追不上他的旧人被吓得像是丢了魂。

  但新真的最重要吗?新的目标又是什么?

  很多经都念歪了。

  他们以为创新就是要做第一个,打第一枪,就是颠覆,是发明,是要做世上从来没有的事。这种对创新的过度与盲目,反倒让一些人的路越走越窄,甚至走入死胡同,无路可走。

  想到一个主意,上网一搜,哇,已经有人做了,我没戏了。想做一个产品,淘宝上一逛,哎,有人早就做了,算了。也有人为新而新,这个没人做,我去做,最后跑到寺庙卖情趣用品,跑到马背上被摔死却没捉到鱼。

  事实上,从古至今,真正的重点都不在能否打响第一枪,而在于能否比人做得好。

  乔布斯就是个为了更好,主动为后的典型。他关心的不是能不能第一个进入市场,而是能不能做出可以打败所有同类的好产品。到了库克这里,多年前就让人急到要替苹果设计新产品和新模型了,但你看他们,到今天还是从容淡定,不急着打响第一枪……

  OPPO、vivo的段永平则干脆将“敢为人后”作为信仰。纵观其商业生涯,他都在:研究别人,积蓄力量,把握时机,后来居上。

  “我先看这个产品是不是真的很有市场;再看这个行业的对手有哪些人?再看凭我的实力进入,能不能站得住脚?怎么才能建立竞争力;结论是都可以,我就进去了。”从步步高到vivo,段永平都是这个老打法。

  4

  觉得一个市场有戏,不去打第一枪。

  而是忍起,猫起,让别人去打,去培育市场,自己则偷偷学习,悄悄准备。等别人培育差不多了,他也准备差不多了,然后——

  他开始收割市场!

  在被奉为制胜圣经的颠覆和创新背后,在马老师从来不看对手的宣扬背后,这一招,其实才是笑到最后的人惯用,也最管用的招。

  这一招叫站在先人的肩膀上前进,这一招叫学习别人做自己然后超越别人。这一招叫我没有对手,我只是研究如何超越对手。

  如何做到?吕志和强调改良,马化腾说是进化,段永平叫差异化。乔老爷的总结是:

  “你要熟悉人类在各领域的优秀成果,尝试将之融入你在做的事情里。”

  苹果的每一个产品,甚至每一个细节,都贯穿着这个思维:集天下之精髓。也是靠这个,它才纵横天下,独树一帜。

  练好这一招,很重要的是,你可以嘴巴上鄙视传统,看不起别人,但从内心虔诚地:向一切优秀的传统和别人学习。

  Uber,Airbnb,阿里,他们都强调,我一辆车都没有,我一间房都没有,我一个柜台都没有。意思是,我跟有车的,有房的,有柜台的完全不一样。但从一开始,他们都在向传统的王者学习:如何给人更好的产品、服务和体验。今天,更是在加快加快学习。

  这人间的事情,生意,其实也都是从传统中来,又回到传统中去,不断地轮回。

  生老病死,爱恨情仇,饱暖淫欲,就这么点事儿,哪有那么多的完全不一样。充其量,也就是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换种方式,改个姿势,再来一次。

  就像总是抱怨现在不出伟大思想家,有什么好出的呢?很多事儿2000多年前都已研究清楚了。你现在无论怎么捯饬,句子不是那个句子,意思还是那个意思。

  就像马老师说,看到全世界的生意才能做出全世界的生意;在他之前,胡雪岩老师就已经说过,胡老师说的是,看到一个县的生意才能做到一个县的生意,看到一个省的生意才能做到一个省的生意……胡老师之前,2000多年前,也一定有人这么说过,我就不去百度了。

  就像团队的大师们经常不吸取教训地问我:这个题材没人写,我可不可以写?那个我觉得好,但已有人做了,还能不能做?

  我总是说,事情的关键不是有没有人做过,而是这个事情它本身有没有意思?有没有价值?你能不能做出新意思?做出新价值?尤其是:

  做出不一样还特牛逼。

  所有的10万+,都可以换个姿势重新写一遍,咪蒙骂你太古板,你去骂她无下限;所有的事,也都能换种方式再做它一次,人家横着走——

  你可以竖着来。

  千言万语归到这一句——

  事情之美妙,其关键之关键不在于是不是第一枪,而在你的活儿:是不是真的好!

(0)
LensNews

热评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