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优化

互联网+回收的绝望:用户难得盈利更难

LensNews

 

  自2014年开始,国内就有一批企业都曾进军“互联网+”回收废品领域,也引得资本纷涌。但是随后许多公司或停止业务,或转型进入了其他领域。现如今,又有一家互联网+回收公司因经营压力无奈停摆。

  “再生活”宣布暂停上门回收服务。这个曾覆盖北京1000个社区的互联网回收平台最终因经营压力无奈停摆。

  2014年“再生活”在京起家,而且是国内第一家拥有互联网回收资质的企业。不过互联网+回收的再生活,一开始就有一个致命的问题,他们并没有没有掌握回收工艺,只是作为垃圾回收的代收点,而且正是因为废品回收关键技术没有,他们无法从回收中找到赢利点,所以回收的东西出价都非常便宜。此外,不同于外卖等其他上门服务,废品上门回收客单价低,人工成本高,很难实现盈利,“烧钱”的模式使得此类平台难以为继。

  此外,“互联网+”回收最大的尴尬是用户难以留住,有回收需求的老年人使用困难,会用的年轻人不喜欢留存废品,平台缺少长期有效的活跃用户。而且,由于造血困难,再生活还做起了其他生意。“再生活”除提供回收服务外,还有便利店和家电清洗、手机维修、保洁等生活服务,用户卖废品的钱将直接变成环保红包,用来换购商品和服务。同时,再生活把回收费用改成环保红包后,采取在三个月内不消费就作废的模式,进一步造成用户流失。

  因此,该公司缺少有效的造血功能,若是靠融资还能继续撑下去,但是据了解,“再生活”今年启动了新一轮融资的计划,但未能如期达成,最终无奈停摆。

  互联网回收倒下的企业不止再生活这一家。例如,2015年年底在京诞生的“闲豆回收”上线不久便放弃了个人用户,转而为小型商家提供服务;成立之初就获得巨额融资的“9贝壳”也曾提供上门回收服务,但由于持续亏损,去年11月彻底放弃了该项目。

(0)
LensNews

热评的文章